笔尖流出的文字是带温度的

2022年9月15日 by 没有评论

“惠如,在香港可好?10月悄悄过去,我仍然很忙,每天在城市流动的街景中穿梭……”

这是一封手写书信的开头。25岁的陈禾是微信、微博、QQ等膨胀时代的守旧者,是绝无仅有的还习惯手写书信的一小撮人。她两个星期写一封,天气好时在周末的上午写,下雨时,则在华灯初上的夜晚。

在一家文化公司上班的陈禾很忙。她早上7点出门,晚上要到8点过才到家。尽管现代通讯工具一样都没少,但陈禾仍然对书信这种古典时代的交流方式情有独钟。

写给台湾的是一位80多岁的舅叔公,舅叔公早年跟随到那边生活,其后再未回家。陈禾与舅叔公的信里,多是问好和日常琐碎的生活。

寄往香港的则是她大学时代的闺蜜。在与同龄人的絮语中,陈禾才将自己的人生感受和心情铺展开来。

在微博、微信、短信中,“么么哒”“我和我的小伙伴惊呆了”可复制和仿造的词语随处可见,不用冥思苦想如何来表达自己的心情,如此大概即可用了。如此大概,很容易,很方便,很简单。个体真实的想法慢慢被遗忘在风里,谁还记得当初的模样?

陈禾将写信看成是对自己情感的执着。“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”,在古典时代曾勾起多少温柔的相思。在新科技渲染下成长的年轻一代,追求着速度和效率,有多少人还会选择这种笨拙吃力的沟通方式?

“那天给你写信的时候,心中想起这样一句话:从笔尖流出的文字是带有温度的,在纸上顺畅游走的时候,觉得自己的感情同时也流露出,附着在文字上。”这是陈禾另一个朋友从南京给她信中的一句话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